为您找到相关结果67个

周作人《吃菜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周作人《吃菜》原文欣赏 吃菜 偶然看书讲到民间邪教的地方,总常有吃菜事魔等字样。吃菜大约就是素食,事魔是什么事呢?总是服侍什么魔王之类罢,我们知道希腊诸神到了基督教世界多转变为魔,那么魔有些原来也是有身分的,并不一定怎么邪曲,不过随便的事也本可不必,虽然光是吃菜未始不可以,而且说起来我也还有点赞成。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5-8

周作人《虱子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“捉到一个虱子,将它掐死固然可怜,要把它舍在门外,让他绝食,也觉得不忍,忽然想到我佛从前给与鬼子母的东西,成此。 “虱子呵,放在和我味道一样的石榴上爬着。” (注:日本传说,佛降伏鬼子母,给与石榴实食之,以代人肉,因榴实味酸甜似人肉云。据《鬼子母经》说,她后来变为生育之神,这石榴大约只是多子的象征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6-9

周作人《上坟船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周作人《上坟船》原文欣赏 上坟船 《陶庵梦忆》在乾隆中有两种木刻本,一为砚云本,四十年乙未刻,一卷四十三则,一为王见大本,五十九年甲寅刻,百二十三则,分为八卷。砚云本虽篇幅不多,才及王见大本三分之一,但文句异同亦多可取处,第八则记越中扫墓事,今据录于下: “越俗扫墓,男女炫服靓妆,网船箫鼓,如杭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5-26

周作人《玩具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周作人《玩具》原文欣赏 玩具 一九一一年德国特勒思登地方开博览会,日本陈列的玩具一部分,凡古来流传者六十九,新出者九,共七十八件,在当时颇受赏识,后来由京都的芸草堂用着色木板印成图谱,名《日本玩具集》,虽然不及清水晴风的《稚子之友》的完美,但也尽足使人怡悦了。玩具本来是儿童本位的,是儿童在“自然”这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4-2

卡夫卡《猎人格拉库斯小说原文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卡夫卡《猎人格拉库斯》小说原文 猎人格拉库斯 码头的墙上,有两个男孩坐在上面掷骰子玩。那尊挥舞着战刀的英雄投下的陰影里,有一男子坐在纪念碑的台阶上在看报。井边有位姑娘正在往她的大木桶里灌水。一个水果商躺在他的货物旁,两眼望着湖面。透过门窗上无遮无掩的洞,可以看到小酒馆深处有两个男人在喝葡萄酒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41095...html 2024-6-8

白先勇经典语录与好句摘抄_有感_读后_快好知

3.讲句老实话,不是我卫护我们鬼邻人,我们桂林那个地方山明水秀,出的人物也到底不同些。《台北人》 4.每个人到这世上来,同样是历劫,也是走一趟,也是经历红楼一梦。《白先勇细说红楼梦》 5.人生是虚无。一场梦。一个记忆。《台北人》 6.人心唯危,瞬息万变,一辈子长相厮守,要经过多大的考验及修为,才能参成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358...html 2024-5-14

《红楼梦《紫鹃》》人物形象及性格特点分析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红楼梦诗词鉴赏《红楼梦鉴赏辞典 人物形象鉴赏 晴雯和“金陵十二钗”又副册 紫鹃》 紫鹃原是贾母身边一个二等丫头,原名鹦哥。贾母因见黛玉带来的两个人,一个奶娘“极老”,一个丫头“甚小”,“料黛玉皆不遂心省力的”,故而将紫鹃与了黛玉。 鹦哥因何改名紫鹃,小说中未有交代,但在第八回从雪雁嘴中就已称呼“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6...html 2024-5-23

周作人《关于苦茶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周作人《关于苦茶》原文欣赏 关于苦茶 去年春天偶然做了两首打油诗,不意在上海引起了一点风波,大约可以与今年所谓中国本位的文化宣言相比,不过有这差别,前者大家以为是亡国之音,后者则是国家将兴必有祯祥罢了。此外也有人把打油诗拿来当作历史传记读,如字的加以检讨,或者说玩骨董那必然有些钟鼎书画吧,或者又相信我专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4-6

周作人《关于祭神迎会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柳田国男氏所著《日本之祭》(译名未妥)是这一方面很有权威的书,久想一读,可是得来了很久,已有三个多月,才得有功夫通读一过,自己觉得是可喜的事。但是我虽然极看重日本民族的宗教性,极想在民间的祭祀上领会一点意义,而对于此道自己知道是整个的门槛外人,所以这回也不是例外,除了知悉好些事情之外关于祭的奥义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3...html 2024-3-22

周作人《济南道中》原文欣赏_感想_读后_快好知

周作人《济南道中》原文欣赏 济南道中 伏园兄: 你应该还记得“夜航船”的趣味罢?这个趣味里的确包含有些不很优雅的非趣味,但如一切过去的记忆一样,我们所记住的大抵只是一些经过时间熔化变了形的东西,所以想起来还是很好的趣味。我平素由绍兴往杭州总从城里动身(这是二十年前的话了),有一回同几个朋友从乡间...
www.kuaihz.com/tid15_39694...html 2024-4-11